“你这么说,我就明白了,但是你儿子,可未必有你这么聪明。”

  黑珍珠说:“他如果不明白你的意思怎么办?”

  “他想的,只会比我更多,呵呵,我的儿子没我聪明?

  不存在的。”

  林浩宇微微一笑道:“你等着看吧。”

  “真的喜欢你这种盲目的自信。”

  黑珍珠冷笑一声道:“我可不认为这个世界上,有人能有你想的多。”

  “那是你不了解他。”

  林浩宇顿了顿道:“如果你真正的了解他,就不会这么说,他的表现,会出乎你的意料之外。”

  “希望,如你所说的那样吧。”

  黑珍珠顿了顿道:“我们现在就去海外吗?”

  “现在就去,等你回来的时候,这里的格局,与以前就不会一样了。”

  林浩宇微微一笑。

  “诺,这是你的十块钱。”

  梁雪如约,给了林煜十块钱,果然如林煜所言,上官云找上门来了,她约两人在一处会所中见面,时间是晚上九点。

  “这才对嘛,你这算是原赌服输了?”

  林煜接过了那十块钱,他微微一笑道。

  “愿赌服输,不然能怎么样呢?”

  梁雪白了林煜一眼道:“你小子果然生着一幅聪明的脑袋啊,呵呵,这都能让你给猜得到。”

  “不是我猜得到,而是以我对她的了解,她肯定会这么做。”

  林煜笑了笑道:“我爸去见她了。”

  “这和她要见你,有什么关联吗?”

  梁雪道。

  “他肯定会激怒上官云。”

  林煜说:“这是他离开前,为我所做的一件事情,他也了解我们现在的处境,所以他要帮我们一把。”

  “我倒是没看出来。”

  梁雪说:“你们父子两个,真的都挺会打哑谜的,呵呵,我可没有看出来,他为你做了什么。”

  “你看不出来,是因为你是外人。”

  林煜说:“行了,过多的我也不解释了,我们该好好的想想,今天晚上怎么去见上官云吧。”

  “我们最好还是做好准备吧。”

  梁雪顿了顿道:“那个女人可不是简单货色,见她,我们得小心,谁知道她会不会捅你一刀。”

  “不知道我爸怎么刺激她了。”

  林煜自言自语的说:“总感觉,她今天晚上来者不善啊。”

  “肯定来者不善,这还用问吗?

  她恨你比较多一些吧,因为你是她情敌的儿子。”

  梁雪微微一笑道。

  “关于上官云,你到底知道多少?”

  林煜问。

  “我也是了解过去的她,但是并不了解现在的她。”

  梁雪摇摇头道:“只知道,以前她在帝都圈子里,是一个心狠手辣的主,这个世界上,就没有她做不出来的事情。”

  “而且她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向来是不择手段的,只要是能达到她自己的目的,她什么事情都能做得出来。”

  梁雪说:“自从你爸拒婚了以后,她就离开帝都了,这一晃就是二十多年,鬼知道她这二十多年时间到底经历了什么,又变成了什么样?”

  “那就是说,你也不了解她了?”

  林煜有些遗憾的说:“可惜了,本想着如果了解她,就会知道她的弱点,到时候对付她就容易的多了,可是现在我才发现,我们对她简直是一无所知。”

  “哈,也不算是一无所知吧,至少知道她是怎么样的一个人。”

  梁雪微微一笑道:“而且我也知道,你爸,是她心中永远都过不去的那道坎。”

  “想要让一个人露出破绽,那就是……激怒她。”

  林煜笑了。

  “没错,想要让一个人露出破绽,那就不惜一切代价的激怒她,到那个时候,她的弱点就会暴露出来,到时候,对付起来就简单多了。”

  梁雪说:“我现在该担心的,是她的那些势力,有没有随着她一起来。”

  “她背后的势力,很强吗?”

  林煜问。

  “很强。”

  梁雪点头道:“而且她接触的人,似乎与西方的血族有关系,虽然不知道她与血族是什么关系,但是我觉得,她这一次绝对不会空手而来的。”

  “这样啊。”

  林煜思索了一下道:“那好,我心里有数了,就是不知道,这一次她见我们的目的是什么,是一次将我们一网打尽,永绝后患,还是想正式的认识一下我们?”

  “这个谁也说不好,因为按照这个女人的心性,她真的是什么事情都能做的出来的。”

  梁雪摇摇头道:“所以今天晚上的这一次见面,无疑是鸿门宴啊。”

  梁雪说。

  “好一个鸿门宴。”

  林煜微微一笑道:“就算是鸿门宴,我们今天晚上也要去闯一闯了,这个老女人费尽心思给我们挖了这么大的一个坑,我们如果不去,那是不是有点对不起她?”

  “是啊,如果今天晚上不去见见她,有点对不起她费的这一番心思,况且,当年帝都一别,已经二十年过去了,我想看看,这个女人到底变成了什么样,有没有变老,是不是已经成了一个满腹心机的大妈了?”

  梁雪哈哈大笑道。

  “哈哈,那好,做好准备,今天晚上,我们就去会会这位心机大妈。”

  林煜哈哈大笑。

  夜,沪城一家高级会所中,今天晚上这家会所被人给包了下来,这家会所在沪城的口碑是数一数二的,消费十分高,而且入会的资格也十分高,能够将这一家会所整整十多层楼都包下来的人,绝对是有钱的主。

  九点,林煜和梁雪两人准时赴约,顶楼,江月厅,在这里,可以看到江景,而且还能俯览整个沪城的夜景。

  房间内是精心布置过的,一张桌子,一壶茶,都显得极其考究,上官云一身白衣,她静静的坐在那里,等着林煜和梁雪来。

  “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

  梁雪和林煜推门进入。

  “无妨,报仇也不是急着在这一时,我等了二十年了,多二十年的时光都耗进去了,也在乎在多等这一会儿。”

  上官云微微一笑。

  自从林煜进来以后,她的目光便没有从林煜脸上离开过,直到林煜落座,她才喃喃的说:“像,真的是太像了。”

欢迎大家访问:小小书库
本文地址:http://www.75shuku.com/book/45993/27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