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我们有段时间没见了,你也不用握这么紧吧?会让别人误会的。”陈一凡抬起被董少阳死死握住的手,对他调侃的问道。

  “谁……谁特么认识你?”此时,这位桀骜公子哥儿,唯一的倔强是颤颤巍巍把手放开,坚决的与陈一凡划清关系。

  他确实不认识陈一凡。

  “是吗?不认识……”陈一凡只是淡淡的点着头,重复道。

  “既然不认识,那你刚刚这爪子,往我媳妇儿身边伸是干嘛呢!”陈一凡原本温和的声音,瞬间凛冽起来,犹如腊月寒风。

  配合着幻术所营造的,即将坠机的气氛,将董少阳吓得三魂七魄丢了两魂六魄了。

  “你瞎说什么!”陈一凡的声音不大,但还是足够让坐在身边的敖泠鸢听见,当即瞪大了眼睛,对着陈一凡呵斥道。

  陈一凡回头看了她一眼,无奈的耸肩,习惯了。

  毕竟,不管是从她刚刚出生,还是现在,她在自己眼中的身份,从来没有变过。

  什么东海公主,什么祖龙幼子,都得靠边儿站,她是劳资媳妇儿。

  “你别拆穿我啊!不然我还怎么教训他呢!”然而,此时被敖泠鸢呵斥,陈一凡只能睁着无辜的双眼,低声道。

  敖泠鸢撇了撇嘴,又看了看董少阳,也只好说不说话了。

  此时的董少阳,身处幻境之中,才像是真的跟飞机上的人是两个世界,并没有发现陈一凡与敖泠鸢的互动,还在扯着嗓子干嚎,只是发不出声音来。

  为了不打扰飞机上的客人打盹儿,陈一凡也是操碎了心。

  时间不长,也就两个小时多一点儿,飞机平安到达了蜀都市的机场。

  陈一凡带着敖泠鸢下了飞机,直接将董少阳丢在了他的位置上。

  而此时的董少阳,躺在座位上,已经晕厥了过去。

  “少爷!”

  “少爷,到站了!别睡了!”

  “少爷!那敖小姐下飞机走了!”

  “少爷,少爷!”

  睡眼朦胧的程晓龙还以为董少阳只是睡着了,对着他就是一顿喊。

  可惜,好办天,董少阳都没有清醒过来。

  直到飞机上的客人都下得差不多,空姐也注意到了两人,发现董少阳的异常,连忙联系了地面的医护人员。

  就在医护人员刚到的时候,董少阳总算醒了过来。

  不过,此时的他,神情像是有些恍惚,浑身虚脱。

  他对外界众人的呼喊,像是完全听不到一般,恍恍惚惚的站起来就走。

  “少……少爷!你腿好了?”程晓龙诧异的问道。

  董少阳当然没有回答他,就这么一直恍恍惚惚,不在状态的走下了飞机。

  “……”程晓龙只能跟了上去,心中暗叹,少爷这腿,怎么就好了呢?

  这是他应得的啊!

  惊觉到自己的想法,程晓龙连忙干咳一声,不自在的扭头四顾,生怕别人发现自己的想法。

  “呵呵!”已经远在几百米之外的陈一凡忽然低声轻笑了一声,引来敖泠鸢不解的歪着脑袋看他。

  “你笑什么?”

  话刚出口没多久,她像是想到了什么,气鼓鼓的瞪着陈一凡:“好呀!你是不是笑我没见识?”

  “哼!等我有机会,带你去一个地方,我倒要看看,你也没见识的样子!”

  “那时候,我一定要狠狠的笑话你一番。”敖泠鸢气呼呼的说道。

  就在刚刚,她兴致勃勃的与陈一凡分享,这一路上,对她来说新鲜有趣的见闻。

  “哈哈!那我哪儿敢啊?这人世间,哪儿有人比你东海公主还有见识啊?”陈一凡哈哈大笑两声,连忙赔罪道。

  “那你笑什么?”敖泠鸢不信的问道。

  “我想起高兴的事!”陈一凡还是忍不住笑意,回答道。

  没想到这一顿吓,竟然让董少阳那两条被人堵塞穴位的腿,给吓好了。

  自己真是神医啊!

  只不过……这两条腿是好了,某条腿恐怕要不好了!

  “什么高兴的事?”敖泠鸢完全没与刚刚到董少阳联系起来,事实上,她就连董少阳对她的图谋不轨,都感觉有些似是而非。

  像是察觉到点儿什么,但又不是很确定,自然没有很深刻的印象。

  因为董少阳没有得逞。

  被保护得很好的人,总是能多保有几分纯真,不知这人世的险恶。

  “嗯?我家老母猪生了!”陈一凡并不打算破坏这份纯真,歪了歪脑袋,很认真的回答道。

  敖泠鸢听到这样的回答,一脸愕然,回过神儿,对陈一凡打闹起来。

  “我信你个鬼!你还没回家呢,怎么知道你家老母猪……生,生了?”敖泠鸢说着,声音渐小。

  不知道怎么滴,这等“粗鄙”的话,说起来有点不好意思。

  不知道陈一凡是怎么做到这么一本正经说出自家老母猪生了这样的借口来的。

  哼!不过也是,这家伙根本就不要脸!

  “你不是知道吗?我可是修炼者,我掐指一算……”陈一凡嘿嘿一笑,自得的说道。

  现场的气氛一度很欢乐,两人说说笑笑,明明才相处几日,却已经像是老朋友一般。

  然而,刚走出机场,前面声势浩大的,一大群接机的人,打破了这欢快的气氛。

  敖泠鸢惊呆了,陈一凡也从这闲适、随意,放荡不羁中,恢复“稳重”。

  只见接机的一块场地,几乎被一群人包场,举着金灿灿,绣着龙纹暗底的巨大条幅,甚至他们还带了一顶同样金灿灿,有着各种龙纹雕饰的古风轿子到机场里来。

  不知道他们怎么办到的,反正就是办到了。

  其他离开机场的人,在走出来的一瞬间,看到这阵势,那也是惊呆,齐刷刷目瞪口呆一个表情,竟然也颇为壮观。

  陈一凡望着“欢迎敖泠鸢小姐驾临几个大字,意味不明的淡淡冷笑了一声,随即,便像什么也没发生一样。”

  相比起刚刚到登徒子,现在这,才叫场面。

  就如周围的吃瓜群众内心惊叹的那样。

  “卧槽!这特么是拍电影吧?怎么没看到摄影机?”

  “这尼玛,不会又是传说中哪位霸道总裁来接小娇妻了吧?”

  ……

  他们当然猜不中,今日的场面,说到底,其实不过是因为敖泠鸢本来的身份,龙。

欢迎大家访问:小小书库
本文地址:http://www.75shuku.com/book/45987/11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