绍熙元年七月二十九日清晨,第一缕阳光露出地平线的时候,进行了一夜的战争也接近了尾声,阿姆河两岸同样是一片狼籍,满地尸体、无主的战马、破败的帐篷铺满了整个平原。

  追击的小股部队依然还在不知疲倦的狂奔于平原上,渡河后能够再次逃回阿姆河对岸的花剌子模人兵士……几乎是没有,全部被铁木真、叶青、乞石烈诸神奴、野利战留在了阿姆河的东岸。

  战场的清扫也交给了这些时日一直追随着大军而动的飞禽走兽,还未完全死透的花剌子模人兵士,要么是被群狼咬住喉咙而死,要么是被天空盘旋久久的凶禽俯冲而下后,用坚硬的喙给啄断了气,拉出了肚子里的肠子,抠出了眼珠。

  湍急的河水依旧在清冷中显得颇为清澈,但河面近处依然还有漂浮着的尸体、战马等等,未被水流带走。

  清晨的朝阳完全升离地平线,这一战叶青他们的损失也并不在少数,甚至是比起他们连番攻下三城一营时的伤亡总和还要大。

  阿姆河的对面,依然还有着不少的花剌子模人部队,昨夜里的渡河彻底被铁木真堵得死死的,不管是正面冲击,还是两侧迂回,都没能够成功的突破铁木真布下的防线,也使得整整一夜,大部分的花剌子模人,只能是眼睁睁的看着,自己人在河对岸被辽人联军一个个的砍翻在地。

  “那边有动静了。”乞石烈诸神奴沙哑着嗓子,昨日里最后,不得不亲自上阵厮杀的他,此时累的连胳膊都懒得抬起,坐在一具尸首上说道。

  铁木真、叶青同样是满脸血污,盔甲虽然已经脱掉,但依然是掩饰不住两人身上浓浓的杀气。

  一个花剌子模人一手持缰,一手举着硕大的一面白旗,单人单骑开始缓缓过河。

  而就在他们把注意力放在那正在独自一人过河的花剌子模人身上,身后这时响起了人数颇多的急促马蹄声。

  理所当然的把马蹄声当成了追击的残余部队,此时才赶回营地时,却见对面的花剌子模人竟然是不约而同的站了起来,就连渡河到中央的花剌子模人,神情也显得激动了很多,同时加快了渡河的速度。

  “怎么回事儿?”叶青左手的伤口还没有好利索,经过昨夜一战后,又是皮开肉绽的样子,推开旁边帮他刚刚重新包扎好的木华黎,叶青起身,望向身后。

  只见墨小宝神色之间不见疲态,甚至是有些兴奋的在他站起身后,还冲他摆了摆手,而后便丢下身后的数十人,率先向他这边奔了过来。

  “有收获?”叶青皱着的眉头松开了一些,看着眼前跳下马背的墨小宝问道。

  墨小宝兴奋的点点头:“应该是抓住了一条大鱼,伤了咱们好几个人才把他抓住的。”

  铁木真虽然不曾说话,但也一直在听着叶青跟墨小宝的谈话,听到墨小宝说抓了一条大鱼,随即也站起身,看着渡河已经过了一大半的花剌子模人一眼,道:“看来这个花剌子模人一大早就这么不怕死的跑过来,恐怕是跟你抓的那条大鱼有关了。问清楚身份了吗?”

  “骨头挺硬,什么也不肯说,而且说的话我也听不懂,我觉得像是在骂我。”墨小宝扭头看着不远处的手下,招手示意他们把人带过来。

  快要清晨时,墨小宝还是追击到了一群花剌子模人的逃兵,这数十个花剌子模人,竟然是绕了一个大圈子后,才开始偷偷摸摸的想要从他们昨夜里渡河过来的地方再偷跑回去,但不巧的是,正好碰上了昨夜追击了一宿,而后在河岸旁洗乏的一帮人,最后在伤了好几个人的情况下,那看着颇为有身份的头领,竟然是主动投降了。

  而杀红了眼的墨小宝,也只留下了那个看似头领的人,其余的全部就地解决后扔进了河里。

  不一会儿的功夫,一个浑身脏兮兮,鼻青脸肿,身上衣着依稀还能够看起来很华贵的年轻人,被带到了叶青等人的身边。

  上下打量着眼前狼狈不堪的年轻人,能够感受到此人身上那股颇为尊贵的气息,即便是已经成了俘虏,但那眼神看他们的时候,还是带着一丝丝的高贵跟不屑。

  舌人被叫过来后,一连几次的问话,始终没有能敲开此人的嘴巴,但随着铁木真的两巴掌再次打在此人的脸上,对面瞬间就爆发出了怒骂声,以及一些花剌子模的兵士,开始拿着弓箭对着河水一阵乱射。

  扭头望着河岸对面依稀能够看清楚面容的兵士,只见他们一个个神色愤慨,嘴里不住的叫嚣怒骂着,叶青缓缓回头,而后一把抽出了墨小宝腰里,还带着浓浓血腥味儿的刀。

  “最后再问你一次,你是谁?”血腥味儿浓厚的腰刀,被叶青架在了年轻人的脖子上,此时那年轻人的眼神,才逐渐露出了一丝惧怕来,喉咙不自觉的动了动。

  “你们为什么要打我们?”年轻人在舌人的翻译下问道,不过年轻人并没有换来叶青的回答,倒是换来了脖颈处感到了一丝的疼痛,而后一缕鲜血开始顺着脖子流了下来:“……好,我说,我叫阿拉丁·阿斯兰,是花剌子模的王子。”

  叶青听到满意的答案后,这才缓缓收起了刀,而对面的花剌子模人,随着叶青举刀时,瞬间都变的鸦雀无声、神情紧张的注视着这边,所以当叶青缓缓收回刀后,花剌子模人就感觉仿佛胸口被压着的大石,终于被搬走了似的。

  只是这个时候,他们也不敢再隔河叫嚣、怒骂,一个个开始把目光放在了不远处,已经举着白旗过河的将领身上。

  知道了对方的身份,一下子倒是让叶青跟铁木真面面相觑,想不到这一战,竟然抓到了如此大一条鱼,但随即而来摆在他们跟前的难题就是:如何处置?

  放了,太没面子了吧?自己这边也伤亡了不少人。杀了,恐怕花剌子模人河对面的兵士,会不顾一切的追杀他们,甚至还会引起花剌子模人派出更多的大军来讨伐他们,而到时候他们怕就很难再顺利回到辽国克古城了。

  铁木真微微摇头,示意叶青杀不得,叶青的目光,投向了那边渡河后,立刻被岸边等候的兵士按在了水里的花剌子模使者,示意让使者过来谈谈再说。

  阿斯兰再次被墨小宝带下去,叶青不忘叮嘱着墨小宝严加看守,而后跟铁木真、乞石烈诸神奴,以及刚刚再次派出斥候的野利战,看着那花剌子模的使者向他们这边走了过来。

  如今的一切都已经超过了不论是叶青,还是铁木真当初预想的范畴,打到阿姆河岸,而后撤兵回辽,这是他们最初的计划,所以谁也没有想到,刚刚打到阿姆河半天的时间,而后就经历了一场异常惨烈的夜战,使得自己这边也是伤亡无数。

  当然,他们更是没有预料到,会在阿姆河这一战中,能够俘获一个花剌子模的王子,所以一时之间有些不知该如何处置下,只能是先探探这位不顾生命危险,渡河想要谈判的使者是不是为了他们的王子而来。

  “我要先见一面我们的殿下。”使者第一句话直接了当,而后便被叶青跟铁木真毫不犹豫的直接拒绝。

  自然,两人也完全清楚了使者冒着生命过河的目的,所以刚刚被押走的那花剌子模的王子,此刻不论是在叶青的脑海里,还是在铁木真、乞石烈诸神奴的脑海里,都成了金光闪闪的金银珠宝的代名词。

  而铁木真身为一军统帅,在这个时候,也确实展现出了一军统帅该有的强盗样子,想要回你们的王子殿下,可以,拿钱来换,何况昨夜一战,我们同样战死了无数人,这笔帐又该怎么清算?

  王子殿下在人家的手里,而且人家表现的又是如此的强硬,使者也根本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所以只能是暂时答应了铁木真的要求,以及两方同时立下了隔河相对,不再打仗的承诺。

  绍熙元年七月二十九日清晨的短暂谈判,使得两边暂时和平了下来,尸体也被花剌子模人手无寸铁的兵士一一带走,这边辽人联军同样是得到了他们带走尸首前,给的一批粮草物资等物。

  三日后的清晨,花剌子模人的使者再次来到对岸,愿意答应铁木真、叶青等人的要求,给他们一笔不菲的赔偿,但前提是需要先让他们的王子殿下回到阿姆河的对岸。

  所以这一次都不用铁木真回绝,旁边的乞石烈诸神奴,就一把提着那花剌子模人的使者给扔进水里,直接让其滚蛋。

  第二日一清早,当大批成箱成箱的金银珠宝,牛羊马骆驼被花剌子模人送了过来后,铁木真上嘴唇碰下嘴唇,并没有向当初约定的那般,在第一时间放了那王子殿下,而是决定带着王子殿下开始东撤,直到撤回到了辽国边城后,他们才会愿意放那王子殿下回花剌子模的王城。

欢迎大家访问:小小书库
本文地址:http://www.75shuku.com/book/41173/842/